随机网络的经济解释——互联网弦论系列谈之十二

2019-02-18 10:32:44 eNet&Ciweek/姜奇平

推荐语

​互联网弦论系列谈到了现在,开始进入分享实证发现的阶段。我们将向大家展示,利用边分析,可以实证“看”到什么(以往看不到的现象和规律)。

互联网弦论系列谈到了现在,开始进入分享实证发现的阶段。我们将向大家展示,利用边分析,可以实证“看”到什么(以往看不到的现象和规律)。

通过随机网络机理,给出自给自足的结构化解释,除了分工这种简化外,还要顾及自组织地“给”与自组织的“足”,在邻接矩阵上所受到的局限。

随机网络的结构具有三个基本性质:一是泊松度分布; 二是平均距离短; 三是聚类系数小。这三个性质具有显著的经济意义。

泊松分布的经济含义

首先讨论泊松分布的经济含义。

如果说正则图具有明显规则性,“随机图中则明显缺乏规则性”。“泊松分布有一个明显的峰值,表明大多数节点所拥有的链接数和节点拥有的平均链接数一样。”

在“平均值主导的随机宇宙”中,“所有人都差不多”。“根据泊松分布,朋友数量偏离平均值的人数随着其偏离程度成指数下降,很难找到朋友数明显多于或少于平均数的人。”人们形象地把农业社会自然经济中这种结构特征说成是马铃薯结构,也就是小生产结构,是指节点分散且缺乏社会化的理性的联系(关系的偶然性大)。

这表明:

第一,自然经济的社会化不充分。“一个节点连接K个其他节点的概率会随着k值的增大而呈指数递减”,说明在自然经济中,由于分工不充分,一个人与多人发生协作关系的概率,会随着代表社会化程度的K值的增大而递减。意思是,在小生产模式下,与少量的人协作尚可;一旦协作范围扩大,协作关系就锐减。

这也说明自然经济自组织的特点,小范围的关系可以自组织自协调;扩大范围则导致范围经济的协调性递减。也就是多样化效率高,而效能低。这里的K,应当与范围经济的范围联系在一起。因为范围经济不是专业化协同,而是多样化协同。

第二,自然经济的(同质)资本化程度不高。这表明,以劳动价值(人的主体价值)定义的(与工业生产方式相联系的)同质资本,基本不起作用。除了以自然力量和人的自然力量(暴力,属于一种异质资本)联系在一起的权力外,仅仅凭经济本身形成的中心聚集,力量是有限的。

自然经济的范围经济(分多样化效率和多样化效能两个层次)之所以范围效能弱,与缺乏资本有关,包括社会化的关系资本。使得大范围时,结构洞广泛存在。结构洞深度不够,关系资本的发达,有赖于关系(借服务化)的业态创新,演化出关系的倍增器和放大器(P、S、D等)。

随机网络短路径的经济特征:小农经济的关系

网络的直径是所有节点对之间的最大距离。随机网络具有短路径特征。路径代表的是结构中的关系特征。在经济中,是指社会化的边界,代表相关人中交易成本最高协调最难的最大的距离。随机网络,现实对应的是小农经济。与它相反的是规则网络(正则图),对应工业经济中的市场经济。研究随机网络的结构,必须研究其邻接关系的分布特征。在自然经济中,相邻节点随机建立联系(短的路径),依据的是自然偶然性之缘。对于大多数的连接概率p值来说,几乎所有的网络都有同样的直径,连接数高于平均值许多与低于平均值许多的网络极少。对家庭网络来说,这意味着大多数人都是同样的小农。

随机网络的关系分布相对平均,是因为生产力位势不足,难以凭借自然而然的社会力量形成大的商业中心(价值中心或负熵中心)。

正则网络不存在短的路径,但具有高的集聚性;而随机网络拥有短的路径,但缺乏高的集聚性。随机网络具有短的路径,且具有最短路径优先(OSPF)的特性,决定了随机网络的交易费用趋近于零。短的路径就是这种邻接特性的表现。但并不说明这种结构先进,因为对应的结构复杂化程度较低,即社会化不充分,社会分工水平低,分工难以覆盖全网,没有形成统一的大市场。因此它难以形成现代意义的全局均衡。它的均衡是一种随机的、不确定的均衡。表现为主要靠天吃饭,由局部波动引起的全局大震荡。

短路径代表系统的复杂性特征(而非复杂化特征)。一个系统越呈现短路径优先特征,它的复杂性越强;一个系统越呈现均质路径特征,它的复杂性越弱。复杂性强的系统个性化强而社会性弱;复杂性弱的系统个性化弱而社会性强。

随机网络的聚类系数

聚类系数代表着系统的分工水平。在经验中我们知道,城市的要素是高度聚集的,农村的要素是高度疏散的。随机网络就相当于网络中的农村。在随机网络中,两个节点之间不管是不是邻居,他们之间的连接概率都是相同的p。这意味着,在同等分工水平下,节点之间的关系,经济联系不是很紧密,而且范围非常有限。

集聚性可以通过节点的网络集聚系数来加以量化。网络集聚系数是指,节点的相邻节点之间全部实际连边与可能连边数之比。与路径代表关系相比,集聚代表的是节点与边的结合。在经济学中,这是表明生产的社会化程度(分工水平或结构复杂化程度)的指标。存在连边对应分工状态,没有连边代表自给自足。杨小凯用超边际方法分析的分工的程度,与网络集聚系数的原理是相同的,表示已分工的关系占整个关系的比重。

聚集水平高,代表分工发达,结构的复杂化程度高;聚集水平低,代表分工不发达,结构的复杂化程度低。

需要注意的是,随机网络复杂化程度低,但复杂性水平却较高。因此准确地描述这样的结构,属于简单的复杂性系统。表现在效率特征上,小农经济中,多样化效率高,而专业化效率低,在经济性上表现为增值性好,但成本性弱。也就是大规模与定制相互矛盾,可以实现定制生产,但无法实现大规模生产。从工业化的角度看,农业网络的复杂性水平高,是一种缺点,表示标准化、同质化的难度高,不能以理性规则加以治理。工业网络(规则网络)对农业网络的改造,主要表现在通过专业化,将其纳入理性的规则中,使之变得均质化,由此带来大规模生产的成本领先竞争优势。

应指出,聚类系数对系统的复杂性是中性的,聚类系数低可以是高复杂性的,聚类系数高也可以是高复杂性的。前者代表低分工水平下的个性化、定制,后者代表高分工水平下的个性化、定制。特点是不仅多样化效率高,而且专业化效率也不低。

人们经常误认为现代性意义上的市场,早在自然经济中就存在。但观察其结构可以发现,这样的“市场”只不过是一些随机网络。作为随机网络的市场,实际是一些简单的社会网络。这样的网络早在工业化时代之前就已广泛存在。

随机网络与规则网络的区别在于,规则网络的规则,是工业化的结果,工业化生产方式决定的反复重复博弈,形成了机制化的共同知识,在思想上表现为启蒙理性,在经济上就表现为理性的化身,即规则。正则网络是规则网络最初的标准形式。而随机网络也没是规则,但这种规则不是现代意义上的理性规则,而是自然规则。比较笛卡尔理性与朱熹的理性,同样叫理性,但范式完全相反,前者是天人对立的,后者天人合一的。这种天人合一,表现在经济上,就成为人与人的合一,即生产者与消费者合一,即自给自足。自给自足与复杂网络下的DIY有所不同,是缺乏社会化效率的。 

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,请在下方提交,谢谢!

投稿信箱:tougao@ciweek.com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