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执意脱钩将简化中国选择

2019-07-11 10:48:36 eNet&Ciweek/姜奇平

推荐语

6月21日,美国商务部以对美国的“国家安全”构成“重大风险”为由,将5家以芯片开发和超级计算机为主的中国企业和机构,列入了美国商务部的...

6月21日,美国商务部以对美国的“国家安全”构成“重大风险”为由,将5家以芯片开发和超级计算机为主的中国企业和机构,列入了美国商务部的“实体名单”,美国企业和机构将不得对这5家中国企业和机构出售产品和转让技术。这5家中国企业和机构分别为:芯片制造商海光、成都海光集成电路、成都海光微电子技术、超级计算机开发者中科曙光、无锡江南计算技术研究所。

这一决定公布的一个重要背景,是美国深深忌惮中国超算能力取得领先地位。迄今为止,中国超算上榜数量已经连续第四次位居全球第一。就在6月17日,最新一期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榜单出炉,中国超算上榜数量又蝉联第一。

美国再不采取措施,超算可能会像5G一样,被中国夺取制高点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美国采取措施并不令人意外。反倒是,超算作为国之重器,地位不亚于两弹一星,美国到这时才想起封杀,中国已赚到了。现在的问题,主要是下一步怎么走。

首先要评估一下形势。

从短期看,许多人是用“零和-双赢”这类框架来评估利益。认为美国此举“杀敌三千,自损八百”,不可持续。我个人不这样看。在特朗普的算计中,是“杀敌(中国)三千,自损(民主党)八百”,因此对共和党来说是里外划算的。

为什么特朗普不会认为这里的“自损”损的是自己呢?

我们从共和党的立场算一算:在美国商务部清单公布后,美国半导体上市公司股价下挫,其中AMD收跌3.03%。此外,赛灵思和英伟达股价也分别下滑2.28%和1.52%。中方则表示,如果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遭到损害,中方将根据“不可靠实体清单”制度,对那些出于非商业目的、违背正常的市场规则和契约精神、对中国企业采取封锁、断供和其他歧视性措施的外国实体采取措施。

这分明里外里都是让民主党的票仓付出代价,而无损于共和党票仓。特朗普不仅要打击中国,还要借中国之手打击国内竞选对手民主党。何乐而不为?

中国把美国当作一个整体来看待,而在特朗普看来,中国加入WTO后,是中国联手美国民主党,让美国民主党票仓(新兴产业)获益,而共和党票仓(传统产业)受损的过程,所谓“美国吃亏”论,就应读如“美国共和党吃亏”论。

如果中国不肯反向操作,与共和党做买卖,共同卖了民主党利益,那么只要共和党在台上,他一定会坚持现行这种“杀敌”、“自损”都等价“杀敌”的政策,以“捞回来”。至于说服民主党替共和党去“自损八百”,相对简单,只要夸大中国威胁,让西海岸作出牺牲,就会让其哑巴吃黄连。

其次要判断一下影响。

美国执意进行高科技脱钩,同时伤及中国与美国西海岸利益,除非形势有所改变(如美国民主党上台),可见的持续时间,大约在六年到十四年之间。对中国的不利当然是很明显的,但这实际上也是中国的一个窗口机遇期。

因为,长期以来,中国并没有把超算等摆在“两弹一星”的重要位置,举国一致地用力。相反,每每把使用美国芯片等核心技术与对美国的开放联系在一起。现在,经美国共和党提醒,中国应该已经发现,原来这些都不光是商业,而是国家安全利益所在。相信今后一旦统一思想,向一个方向形成合力的进程会大大加快。而历史经验表明,只有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,中国的潜能才能充分释放。 超算是一个需要集中力量办大事的领域。美国在共和党主导下执意脱钩,在短期挫伤中国后,会简化中国在依赖美国技术与自主开发之间的选择,意外加速中国超算中长期发展进程。中国发展大飞机就是一个先例。

对美国来说,共和党“以权谋私”,在中短期会抑制西海岸新兴技术产业发展,让共和党得些好处,但对美国总体发展未见有利。

从长期看,起作用的是德国历史主义学派李斯特的逻辑:一国在落后和领先时宜采取自由贸易,而在平行追赶时宜采取贸易保护。美国逆势操作,客观上正好合了中国保护自主创新的拍。超算将是再次证明李斯特定律的绝好例子。 

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,请在下方提交,谢谢!

投稿信箱:tougao@ciweek.com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