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时代的新增长引擎

2020-06-08 10:10:40 eNet&Ciweek/姜奇平

推荐语

5月8日,张瑞敏在2020青岛全球创投风投网络大会上发表了《以人单合一模式创物联网时代新增长引擎》的演讲。其中引人注目地提出了“新增长引

5月8日,张瑞敏在2020青岛全球创投风投网络大会上发表了《以人单合一模式创物联网时代新增长引擎》的演讲。其中引人注目地提出了“新增长引擎”的概念。

罗伯特·戈登《美国增长的起落》中指出一个反常的现象,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增长率不升反降。据戈登分析,以1970年为全要素生产率的分界线,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增长率只有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三分之一。

这是为什么?张瑞敏认为:“下降的根源在于停留在产品思维”。这里,也划了一条分界线,一边是产品,另一边是体验。新时代的引擎在于:“产品将被体验覆盖,行业将被生态覆盖”。这是一个重大的形势判断。

如何理解新增长引擎所指的“增长”?这个增长,是指创造新价值。“创造新价值”,这是熊彼特的说法。

传统的增长,是指创造新物质。熊彼特认为那只不过是物质的“循环流转”。事实上,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的高增长,不能简单理解为创造新物质,而是以创造新产品为中心,来创造新价值。表现为,第二次工业革命中,大量发明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,这里的发明,是指围绕产品创造新价值。那个时代的价值,主要体现在产品上,因此增长引擎主要是产品引擎,那时的引擎动力是充沛的。 

而所谓第三次工业革命增长趋缓说明什么?它揭示出技术增长虚火背后,价值增长匮乏的事实。仅仅有电商和电信等供给手段的增长,还不能说是创造新价值,它们只是创造新价值的手段。新的价值在什么地方?张瑞敏明确指出,“产品将被体验覆盖”。也就是说,创造新价值的时代内容,要从产品发明,转向体验创新。这意味着,创造新价值的引擎,要从产品引擎,更换为体验引擎。而体验引擎不如上一次革命,才是全要素生产率只及上次三分之一的深层原因。这足以一语惊醒数字经济梦中人。体验引擎需要三倍速增长,这一代,才能追平上一代。

这令人想起工业革命初期,地主找错了增长引擎,集体输给资本家的故事。当时的引擎问题在于,工业的增长,在价值创造上,要重于农业的增长。今天,又一场革命到来,体验的增长,在价值创造上,要重于产品(工业)的价值。而多数搞产品出身的企业家,在这一刻,都集体落后成了这个时代的“农民”。

而此刻提出“新增长引擎”,无异向全社会的老司机发出警世通言:醒醒吧,该换发动机了!一百年前,《狂人日记》提出的是全社会换思想发动机,换成科学与民主的新思维;今天,“新增长引擎”相当于提出换企业发动机,要换成物联网时代新思维。同样振聋发聩。

增长引擎由旧换新之后,发生的最大改变将是:打价格战为主的中国制造,变为提价双赢的中国体验。路径在于:“产品将被体验覆盖,行业将被生态覆盖”。路标一是场景品牌,自涌现出体验迭代的新组合;二是生态品牌,自涌现出共同进化的新物种。为此,需要产业革命级的“风火轮”来进行驱动。一是通过制度创新,以链群合约(完全合约)替代工业资本主义合约(不完全合约);二是通过组织创新,以体验云(生态组织)替代企业组织。如果这些都能实现,中国对世界会有实质性的贡献。

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,请在下方提交,谢谢!

投稿信箱:tougao@ciweek.com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