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京东集团港交所上市

2020-08-18 11:16:04 eNet&Ciweek/姜奇平

推荐语

今年的618不寻常。6月18日,京东集团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,挂牌首日,美股和港股总市值超过7000亿港元,创下今年以来港股公开发售的最高纪...

今年的618不寻常。6月18日,京东集团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,挂牌首日,美股和港股总市值超过7000亿港元,创下今年以来港股公开发售的最高纪录。京东如今位列国内互联网市值第四大公司。京东回流成功,抛开中美关系因素不谈,首要因素,应归功于“知本家”机制在我国的成熟。

纵观历史,人类由创新驱动的经济大繁荣,总可以在资本项目下,找到最后的合理解释。不谈资本,只谈商品,只能解释小摊小贩的成功,解释不了大繁荣。据费尔普斯《大繁荣》的解释,英国当年的大繁荣,是由大企业创新(熊彼特式创新)引致的,大企业这个门槛非常高,平民迈不进去。他认为,美国的大繁荣,是所谓“大众创新”驱动的。大众得以迈过创新这一门槛,凭借两条资本级的保证来降低门槛,一是知识产权,二是风险投资。

我二十多年前提出“知本家”这一概念,想表达的是,劳动者头脑中的知识,与资本一样值钱,劳动与资本可以一体化,集于知本家一身。当时的中关村,净是一对一对的知本家与资本家围绕“知识值钱,还是资本值钱”的冲突。中国互联网企业,由知本家发起,他们有知识,但没有钱,银行也不承认他们的知识值钱,于是只好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去寻求费尔普斯所说的“风险投资”。知本家把中国整繁荣后,问题来了,他们想回国,却报国无门。因为,中国的银行、资本市场(包括香港的)都不认知识值钱这一点,这是导致中概股难以回流的根本原因。

知识值不值钱,在资本市场上,只看一条硬标准,就是看“同股不同权”这一点成立不成立。“同股不同权”在实操中的含意是股权(投票权)与股份(出资比例)分离。打个比方,资本家出若干元的股份,只对应50%股权;知本家(创始人)一分钱不出(0%的股份),凭头脑中的知识,也可以占有50%股权。把知识换算成钱,就是资本家获得同样50%投票权所出的实际的货币量。相当于知识可以充抵干股。在“同股不同权”机制下,公司的决策由股权决定而非股份决定,从而由钱多人傻型,转向钱少智多型。从由资本家控制,变成由知本家控制。只有纳斯达克承认“同股不同权”,其他各国资本市场都只承认“同股同权”。所以地球表面的所有知本家,都只到纳斯达克上市。欧洲就只好一个大互联网企业也没有。

转变的契机发生在2018年至2020年之间。2018年,香港的资本理念发生了大变天,从保守的英式“同股同权”制度,180%翻转成相反的美式“同股不同权”制度。成了继纳斯达克之后,第二个知本家型的资本市场。2020年,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国中,第一次明确数据是新型生产要素。也明确了知识具有与资本并列的价值。有了这样的条件,中国的知本家,终于可以顺顺当当地走上回家的路。

2018年7月小米在香港上市,拉开了国内互联网企业以“同股不同权”的方式在香港上市的序幕。京东集团在港二次上市,采用的也是“同股不同权”的结构。例如,刘强东持股4.485亿股普通股,占股15.1%,投票权为78.4%。腾讯持股5.272亿股普通股,占股17.8%,为最大股东,但投票权为4.6%。这可以说明,既使腾讯看出了京东哪里做得不对,也说不得,因为他不是以知本家方式介入进去的,而主要是以资本家身份介入的。

知本家,是人类继农民、工人之后,出现的第三种人类。没有适合的制度,他们会“誓将去汝,适彼乐土”,从中关村逃离;一旦有适合的制度,他们就会走上回家的路。

您对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见,请在下方提交,谢谢!

投稿信箱:tougao@ciweek.com

友情链接